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理论研究

浅议清朝在吉林地区实行的“任土作贡”政策

发布时间:2014-11-28 10:11:06 责任编辑:


    禹平水患,区划九州。水害既除,地复本性,任其土地肥确,出产多寡,定以贡赋名目及其多少有差。贡者,各地方贡献给天子、皇帝的特产,以为皇家独自享用;赋者,各地方向朝廷呈缴的赋税,以为国用。揆之任土做贡,并非崇尚珍奇,所谓“不贵异物贱用物是也”,其本意在于彰显禹治水之功德,更有皇朝大一统之义在焉。 
   
自周秦以来,历朝历代统治者,都把任土作贡当作大政方针推行于全国,清朝也不例外。不过,在吉林地方推行任土做贡,更具有它的特殊意义。 
   
原来,清代以前,吉林地方幅员辽阔,草莱未辟,地尽荒原。得大自然之厚遇,锺奇毓秀、山饶水丰,似乎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生产生活资源库。这里,又一向人烟稀疏,寥落星辰。居住着,皆为旗户,不以耕凿为业,专恃采集、渔猎、骑射为生,艰苦而原始般的自然环境,以及与这一环境相适应的生产生活方式,锤炼了当地民族粗犷剽悍的品质,塑造了慷慨豪放的性格,练就了精骑善射的技艺和本领,也培养出了不畏艰险,不惧死的大无畏精神。  
   
任土作贡,在关内各省,其素材虽遴选于自然界,但却经历过无数次精工细做,制成漆丝锦绮,磐错齿革,球琳琴瑟之类。大都供皇室大内物质享用和精神享受。吉林则不同,所呈贡物,非采之于山野荒原,即捕之于江河湖沼,不加任何加工,直接成为皇家口味,或供作九祖佛堂,奉先、寿皇各殿 禴祠烝尝的祭品,或用来颁赠外藩,以示皇朝大国的神威。 
   
正因为这样,清朝统治者都把维护旗人生计,保持旗人固有的生活习惯,当作贯彻任土作贡的硬道理和治国安邦的第一要务。为此,从清初始,便对东北地方尤其吉林地方实行封禁政策,严禁汉人闌入,食毛践土。还将吉林大地区划为围场、牧场、马场、藲梨厂,拨定为山参,各种贡山、贡河、及贡江。额定兵丁并以贡鲜之例,意在和平岁月,让八旗兵丁和旗人照常过着采集、渔猎、弓马骑射的生活,目的在于维护旗人生计和保持固有军事实力。 
   
清初,吉林地方的贡品种类多且数目大,按其品种用途分为食品、祭品、药品、装饰品和其他用品。在贡品中,既有动物,又有植物,既有天上飞的,又有地上跑的,还有水中游的,大概有一百种以上,主要例进的贡品有:鲟鳇鱼、鲈鱼、百合、山药、松子、蜂蜜、东珠、人参、山韭菜、松塔等等。以贡品的采捕呈贡为例述之: 
   
东珠又称北珠,盛产于松花江下游及各支流。包括宁古塔所属噶哈哩河;三姓所属的海兰河,舒兰河,萨尔布河;黑龙江所属呼兰河,吞河,西北河;齐齐哈尔,莫尔根所属吉金河,妥新河等河流。由于东珠粒大润光,晶莹无瑕,为历朝历代统治者勒取重要物品,尤其自清初以来,“以东珠为至宝”。捕捞东珠,奉皇帝旨意行事。头年奏请皇帝,次年决定是否捕捞。打牲乌拉总管,根据所去河道远近,督饬官弁及打牲丁分乘大船和小威虎,陆续前往。这里所提小威虎是一种独木船,以巨木制成,两端锐尖,底圆弦平。大者容纳6人,小容2人,左右行桨,迅驰如飞。东珠捕捞季节大约在三四月份,乌拉总管会带领兵丁沿江而下,督令采捕,并在打牲丁通衢口守候,严加搜查。对所捕捞东珠,总管会同吉林将军“分晰拣选”,封匣奏送。 
   
贡品之一的鳇鱼,是祭祀天坛及奉先各殿之用。每到清明谷雨时节,打牲总管奉旨捕打鳇鱼,将捕获的鳇鱼及时送到吉祥泡,如意泡等养鱼圈存养。待到江水封冻,进京贡送。 
   
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,又哪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。乾嘉之际,南方动乱,成千上万的劳动力,因失去土地而沦落为流民。为生活所迫,不得不携带家眷,冲破清朝设置的关禁、海禁、口禁,涌向东北,涌向吉林地方采参捕貂,射鹿采珠,捕打鱘鳇。流民无休止的聚增,致使吉林的山河资源锐减、稀少以致枯竭,不仅使旗人弓马渔猎的生活方式无以为继,更使旗人的生计陷入了绝境! 
   
吉林地方因流民大规模无休止的激增,特别是俄人的入侵,贡品的采捕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。为了完成贡差,各府邸衙门向商铺借垫,苛扣兵饷,用于境外购买贡品。据这时期史料表明:“经费垫借”,“经费的短缺”的程度,已经捉襟见肘。仅贡品貂皮一项每年就需耗银几万两,加之贡品的包装、运输、保管等所需资金更是无法统计。这样,“税赋”渐渐地取代了“特贡”。随之而来的便是旗制让位于民制,也就是说,旗署旗官让位于民署民官。 
   
任土作贡,是政治上的从属关系在经济方面的体现,是几千年来封建帝王所享有的特权和尊贵。世居在吉林的游牧族落向中原王朝敬献贡品的历史悠久,宋辽时期,女真族向辽帝岁贡马匹数万。自清入关以来,清王朝便在吉林设立打牲乌拉总管衙门,专司采捕贡品,负责管理打牲丁的采捕、进贡等事务。岁贡月贡的获取离不开打牲丁的艰苦劳动,单以采珠为例,打牲丁每年三月入江捞蚌,冰水彻骨,溺亡者不在少数。打牲丁悲惨的命运同清皇室成员的奢侈靡费形成了鲜明的对照。 
   
至于推行任土作贡,是否是“不贵异物贱用物”,“非圣明之世贵此远物”,只要看一看贡品清单便知。吉林方面,嘉庆前的贡单中都有参茸珠貂和鱘鳇为大宗的贡品。当时珠貂早已告罄,为完国贡,不得不以重金从境外购入;至光绪末,俄人筑铁路修铁桥,遮断鱘鳇畅游之贡江。当时作为贡品的贡鱼均采买于境外。若非“崇尚珍奇”,何必无休止地向境内外搜索“山珍海错”,届时将军、副都统衙门亲自督办,并设置打牲总署专门管理?在南方各省,贡品仍然“淫巧奇技”,且日益精良。如厦门贡燕、广川药材、九江瓷器、浙江绸缎、徽墨湖笔、笺纸茶叶等等。正是在任土作贡的幌子下,清代吉林与南方各省一道沦为纳贡重地。 

    作者简介:鞠烨 民盟  长春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,此文发表于《东北史地》2014年第4期。